欢迎来到银川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电商

九尾美狐赖上我第章买来的小媳妇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766章 买来的小媳妇

荒山野岭,孤..lā』

关键是这位性感娇媚的少女,还总是故意说些挑逗的话,甚至还夸张地做出些极为诱惑人的动作。

若是一般的男子,肯定早就忍不住浮想联翩,情难自已了。

但是颜雨辰,却没有半点被魅惑住的模样。

从一开始起,他的心中就没有对这对母女落下好印象。

心中厌恶的人,任她再漂亮性感,对他来说,也绝对没有半点兴趣。

入驻的企业首先要通过当地政府的审核才能发布信息

更何况,昨晚才与秦若缠绵了一夜,该泄的,早就已经泄完了,还没有到忍无可忍的地步。

迎着头顶的太阳前进,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出路。

刚要从小路拐到大路上时,两旁的灌丛中突然跳出来两名蒙面大汉,手持朴刀大吼道: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打此路过,留下……”

一名蒙面大汉正准备说出最后一句话时,另一名蒙面大汉突然目光大亮地盯着爬在马背上的娇媚少女,大声接口道:“留下美女来!”

朗朗乾坤,青天白日之下,竟然有打劫的!

秦梦爬在马背上,没有丝毫惊慌,反而是笑吟吟的,还故意对着那名垂涎地盯着她的蒙面大汉抛了个媚眼,挺了挺。

顿时把那个大汉给迷的神魂颠倒,口水直流。

“小子,听好了!爷不要较去年同期增长46%你的命,也不要你的钱,只要把你的女人留下,爷可开一面,放你过去!”

好色的蒙面大汉,挺起厚实的胸膛,威风凛凛地道。

另一名蒙面大汉眯着小眼睛,打量了一下马背上的秦梦,突然看到了她那受伤的膝盖,顿时泼冷水道:“老铜,这不划算啊,这小姑娘虽然看着娇嫩干净,不过肯定早就被这小子给玩坏了,你看看她的膝盖,想必两人刚在野外大战了三百回合,把这小姑娘的膝盖都给跪破了,这可是个破鞋啊!再说了,现在艾滋泛滥,梅毒汹涌,你小心被这小子给间接传染上了,到时候你再传给我,哼……”

好色蒙面大汉瞪眼道:“胡说八道!这么漂亮个妞,哪里会有病!就算真有病,俺也认了,石榴裙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你放心,有了这美妞,俺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会再碰你的,你真以为俺会喜欢你这个臭男人?”

此话一出,那另一个蒙面大汉顿时勃然大怒,举着手中的朴刀,翘着小拇指,尖着嗓子骂道:“你这见异思迁的臭东西!昨晚是谁爬在人家的背上一边动一边誓,说只爱人家一个,并更改对南京大屠杀的表述——把日军“杀害了众多俘虏和居民”修改为“波及俘虏和居民要一辈子对人家好的?信不信我先杀了这个小贱人,再剁了你的鸟?”

“你敢!”

“哼,你看看我敢不敢!”

“死太监!男不男女不女的死变态!要不是因为老子犯下大罪不敢出去找女人,你真以为老子会喜欢你这个老玻璃?老子找头母猪都比你强!”

“哎呀呀!你这个喜新厌旧始乱终弃的臭人渣,看刀!”

突然变娘的蒙面大汉被骂的恼羞成怒,挥舞着手中的朴刀就向着好色蒙面大汉扑了过去,像是疯狗一般。

“砰砰乓乓!砰砰乓乓!”

两人手持朴刀,都红着眼睛,一边大骂,一边拼命起来。

颜雨辰牵着马儿,站在原地看的目瞪口呆。

这不是拦路抢劫吗?怎么还没动手抢劫,自己人就干上了呢?

古人诚不欺我也,红颜祸水啊!

颜雨辰回头看了一眼爬在马背上笑的花枝乱颤的少女,心中念了句阿弥陀佛,连忙牵着两匹马儿离开了。

那名好色的蒙面大汉想要去追,却被变娘的蒙面大汉死命拦住。

颜雨辰依旧能听到那名变娘的蒙面大汉,带着哭腔的尖声咒骂: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!想当初,是谁杀妻抛母,帮你逃进山的?是谁每天帮你端茶倒水,洗衣做饭的?是谁就算是得了满屁股的痔疮,每晚也忍着疼痛,让你解决生理需求的?是谁自割小鸟……”

后面的话颜雨辰再也不敢听了。

他忍着呕吐的,拉着两匹马儿就一路狂奔,像是后面有洪水猛兽在追赶一般。

好不容易逃到了行人渐多的大路上,爬在马背上的秦梦,则抱着马头,笑的几乎喘不过气来,笑的差点死过去。

“咯咯咯咯咯……”

路上的行人皆被她那夸张的笑声给吓到了,还以为是那少年从哪里便宜买来的神经病小媳妇呢,目光中既有羡慕,也有怜悯。

甚至有名背着柴火的老汉走过来,红着老脸对颜雨辰道:“少年人,可以把这个神经病女娃卖给老朽不?老朽家里穷,一辈子都没有娶到媳妇,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呢,就算是脑子有问题,老朽也不在意。”

“咯咯咯咯咯……”

于是这位老汉的话,又让快要停住笑的秦梦,再次急喘着大笑起来,这次笑的直接从马背上跌下来。

幸而颜雨辰眼疾手快,一把接住了她,把她重新按在马背上后,方转身对那位满脸期待的老汉道:“大爷,您老的眼睛看错了,这可不是个女人,而是个狐狸精啊,您要是买回去了,保证不出两天,您老就要一命归西了。”

老汉的脸上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情,一2004年11月双浑浊的眼睛睁的大大的,盯着马背上的少女打量个不停。

这么漂亮精致的女娃,是他在山里混了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,如果说是狐狸精,还真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。

颜雨辰不敢再逗留,拉着马儿就赶快离开了。

老汉站在原地,伸长脖子张望,满脸遗憾的神情,看来今晚又注定要用那块用了几十年而不变质的野猪肉了。

哎,男人的命就是苦啊。

秦梦爬在马背上,直到她笑的浑身抽搐,几乎没有了半点力气时,方艰难地停了下来。

她眼珠一转,嘶哑着嗓子娇笑道:“辰弟,人家都说姐姐我是你买来的小媳妇,要不咱们就顺水推舟,变成真的,你觉得呢?”

颜雨辰闭着嘴巴,没有理睬她。

秦梦叹息了一声,又开始装可怜道:“不瞒辰弟,这次去参加小卉的生日宴,大家都事先约定好了,要带上自己的情郎,不然会受到惩罚的。惩罚是小,我若是不带情郎,会被那些姐妹嘲笑的,辰弟可以可怜姐姐一次吗?”

颜雨辰依旧闭着嘴巴,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,像是没有听见一般。

而此时,秦家庄中,午宴开始。

郴州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
唐山治疗妇科医院
心悸心律失常头晕
Tags:
友情链接
银川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