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银川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游戏

代表俺是一个贼第二十三章夜之影

2020.09.17 来源: 浏览:0次

俺是一个贼 第二十三章 夜之影

天水城南大街的尽头,是天水城偏僻的地段,这里只有一家系统小酒馆,和一所并不起眼的大宅院。

因为这里论离传送阵,闹市区,还是佣兵工会等设置都比较远,所以,很少会有玩家在这里出现。

可是这时候要是有人进入这落寞大宅院的主客厅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

因为这时候,在这大宅院的会客厅里,正坐着十一个人。

区区十一个人,似乎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,可就是这区区十一个人,却能让整个华夏大陆彻底变天。

因为他们分别是,‘华夏联盟行会会长夜之影’,‘第一王朝行会会长龙行天下’,‘天下行会会长月满西楼’,‘暗之家族行会会长暗夜’,‘大刀会行会会长小李飞刀’,‘黑道奇兵行会会长血魔法师’,‘水月阁行会会长逍遥公主’,‘龙战天下行会会长飞天鸡’,‘名人堂行会会长猎色仙人’,‘唯我独尊行会会长火龙骑士’,‘飞龙帮行会会长华夏飞龙’。

华夏十二大行会的龙头老大,居然有十一位同聚一堂,这场景论是让谁看见了,都会是华夏区头条爆炸性闻。

坐在首位的脸色阴沉的中年人,正是此次事件的发起人,也就是‘华夏联盟行会’的老大夜之影,同时,也是这次联合作战的总指挥。

他自认为此事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到位了,他相信,论俺是一个贼的势力,还是念天集团的‘天之圣域’,都一定不会知道,也不可能想到;他们将要面对的,是整个华夏势力的联合攻击。

本来,他先是极力拉拢‘天之圣域’的,可惜,‘天之圣域行会’却如此的不识相,还想坐收渔翁之利;那么,等待它的,也将是和俺是一个贼势力一样的下场。

计划已经做好,先南下灭了俺是一个采购积极性受挫贼势力,再北上灭了‘天之圣域’势力。

让人痛的是,居然在这个时候,俺是一个贼居然出现在了华夏,他什么时候回来的?居然那么好兴致,还去‘猪洞’练级?

那是好不过的了,就以宰了他,作为拉开这场歼灭战的序幕。

会客厅中鸦雀声,气氛异常的压抑,每个人都在等待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,这个消息,将彻底打破《命运》中某人的不死神话。

“来了!”听到院中的脚步声,所有的人眼睛都一亮,同时盯上了门口。

这个大宅院,除了他们十一个人,和出去做特殊任务的四个人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人,再有权限进入。

“事情办的如何!”看到一路***的身影走进客厅,夜之影不由的攥紧了双拳,强力压制着按耐不住的心跳。

“砸了!”一路***一脸的沮丧。

“什么?”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,猛的站了起来。

“砸了!”一路***恼火的回答。

说实话,他当时并不太赞成杀俺是一个贼的英雄的,这下倒好,偷鸡不成蚀把米,还让自己赔上了一名特殊英雄。

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夜之影脸色剧变,力的坐回椅子上。

挂不挂的了俺是一个贼到是其次,关键的还是自己另外有一个阴谋不能执行,这才是他失望的原因。

“如此惊心策划的刺杀计划,四个高手,再加两名特殊英雄,主要的,还是你们四个都拥有‘禁锢’的技能,居然失败了?”暗夜忍不住说。

“哼,何止失败了,我们四人带英雄,都挂了!”说到这,一路***就恼火了。

“天,他究竟是不是人?”所有人再次倒抽一口冷气。

“其实,本来都成功了,俺是一贼和他的英雄一进‘猪二’的转换房间,我们就把他给‘禁锢’了,眼看着把他的血都给打见底了,可血刀那家伙非要我们停手先攻击他的英雄;这下可好,他的英雄临死自爆,把我们都给挂了!”想起这点,一路***对血刀就是一肚子的火。

“什么?在他们失去行动力的时候,你们杀了他的英雄!”刚坐下的龙行天下一下又站了起来,脸色剧变。

“我们设计暗算,就已经不怎么光彩了,如今又违规杀人家的英雄,这个梁子,算解不开了!”月满西楼的眼神中,流露出深深的担忧。

说实话,龙行天下和月满西楼并不希望和俺是一个贼结私仇。

虽然在上次的佣兵团大战中,俺是一个贼灭了他们的佣兵团,可事后再次相遇的时候,俺是一个贼还当面称赞过他们两个光明磊落;可以说,在他们的心里,俺是一个贼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。

同样,俺是一个贼也从没有看轻过他俩。

在他们再次卷土重来的过程中,俺是一个贼也从未阻碍过他们势力的发展。

此次联合打压俺是一个贼的势力,那是《命运》发展的必然趋势,论是他们毁了俺是一个贼的势力,还是俺是一贼灭了他们;双方之间,还是值得尊重的对手。

可现在,一切都让血刀这王八蛋给毁了,恐怕此次交战双方的核心首脑人物,没有一方都滚回手村去,此事就永远不会完结。

“既然已经这样了,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,我们十一大势力,29支a级佣兵团58000人,十一个行会八万多人,总兵力已经达到了十四万之多,还怕他不成?大不了我们把他杀回手村,逼的他法在《命运》中生存就是!”夜之影微笑着说。

刚才的忧虑一扫而光,杀了俺是一个贼的英雄,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没有人知道,血刀,不过是他很久之前便安插在龙行天下身边的一把刀。

也没有人知道,血刀刻意要杀俺是一个贼的英雄,实际上是他所授意。

他的目的,就是要把‘第一王朝’,‘天下’,‘暗之家族’这三支在华夏举足轻重的势力,彻底的拴在它‘华夏联盟’势力的战车上。

因此,他刻意的分别安排了‘第一王朝’,‘天下’,‘暗之家族’这三家行会的副会长参与这次刺杀行动,又授意血刀一定要挂了俺是一个贼的英雄。

他现在甚至认为,俺是一个贼在‘猪洞’的出现,根本就是上天的安排。

‘暗之家族’到是没什么,主要是龙行天下和月满西楼,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,居然一直坚持,只对俺是一个贼的势力开普通宣战。

想到这些,夜之影在心里就暗暗冷笑,开普通宣战,佣兵团要在两个小时之后才可以正式攻击,他可不想给俺是一个贼半点反抗的机会。

何况,普通宣战,一旦将俺是一个贼的佣兵团驻地破掉,战役就等于结束了。

可佣兵团散了,他的人还在。

而这个联盟,也会在战役结束的第一时间宣告解体。

同时,这些所谓联盟之间的战争,估计就要开始了;到那时,他想凭一己之力,又要应付这些势力之间的争霸,又要把俺是一个贼彻底的赶出《命运》,就非常的难了。

弄个不好,俺是一个贼还能乘着他们混战之机,再次崛起。

他们屠氏家族,和俺是一个贼有着解不开的私仇,不到把一方彻底的赶出《命运》,此时就永远不会完结。

所以,他必须要把‘第一王朝’,‘天下’,‘暗之家族’拉入着法自拔的泥潭之中,直到把俺是一个贼彻底的赶出《命运》,才算是终止。

现在,他的目的达到了,即便是他们不向俺是一个贼开终极宣战,俺是一个贼也会向他们开终极宣战。

“但愿如此!”月满西楼长叹一声,眼神忧虑了。

把俺是一个贼挂到零级,赶出命运?恐怕比登天还难!他可是见识过俺是一个贼的那种绝不服输的气魄。

这时,门外又传来了声响,断魂居然和暗隐一起过来了,他们是在街口碰上的。

“***,你这么就过来了?血刀这家伙还没来?”一进门,往会客厅里面扫了一眼,暗隐便气呼呼的说。

他当时和一路***一样,也是不太愿意挂俺是一个贼的英雄的。

断魂到是什么话都没说,反正他不过是掉一级,不象一路***和断魂,一人白白损失了一个特殊英雄。

再说,他们华夏联盟的老大夜之影,一向都是主张对俺是一个贼赶尽杀绝的。

“哈哈,谁在说我,妈的,这次倒霉,一下掉了两级!”人还没进来,血刀的声音先到了。

随着声音,这家伙的身影也从门口走了进来,会意的与夜之影叫唤了下眼色,便立刻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“谁让你违规?杀了俺是一个贼的英雄的?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?”龙行天下一看见血刀,便有些冒火了。

“老大,不乘着这么好的机会消弱他的实力,还等什么时候?等他打上门来的时候啊?”血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表面他是龙行天下的人,可实际上他是夜之影的人,就怎么会真的把龙行天下的话当一回事?



云浮白斑医院
抗肝纤维化药物
小孩脾胃虚弱的症状
Tags:
友情链接
银川互联网